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玉樹臨風一少年

2010年04月01日 17:51

內外兼修,簡直脫離社會人群了。

嘆。人的情操有時候太高尚也不好。
連個能跟你溝通交心的異性也沒有。
更別說男女朋友戀愛感情之流了。
遠目五秒之后囬頭看見一母豬,
都覺得它眉清目秀的。

自認本公子也算一個純粹的人,
一個有道的人,一個脫離了
低級趣味的人。為何偏偏就隻
能聊以自慰呢。*舉目惆悵*

而少女羊又成為了別人嘴中的羊肉。
人傢不過當她是一盤簡單的下酒小菜。
她何必那麼執迷不悟呢。咳。

此時此刻本公子真想羽化啊。


* by.亂先生? *

tyu


愚人節快樂。

___________

以上兼不出自亂某本人所寫。
鄙視羊女!好好做你的人妻去。

說說最近。

我消失很久了。
沒別的,就是苦惱。無盡的苦惱。唾棄我的無聊吧。
因為深知現實的殘酷和自身修養的不足,必然會有些擔憂。
不過我依然有所創造力。對於這點,我堅信不疑。

四月我將會和羊小姐一同去西藏。

我們四月再見。


[by.亂先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微 妙

2010年03月02日 23:17

經過一個不算漫長的假期,
本少爺又從舒適到想射的家漂到京城。
真不是滋味。要知道是羊催我去京城的。
她真是越來越不懂事了。在哪兒難受她都分不清了。
咳。沒辦法,如果我不去,她才會崩潰呢。嘆之。
白癡羊又把錢包丟了。現在是戶羊一隻。人人皆可得之。
明天沒時間陪她去辦證。因為課程比較緊張。她孤零零一人讓人不放心。

于是我們按章上了兩天的課
感受到同學們不一樣的微妙的氣息變化。
好像變得更加緊張和不安。微微嗅到一種成長的難受。
大三下半年很快就會過去的。緊接來的畢業是潛在不安的因素。
好像逍遙輕鬆已去,變得更富責任感。頓時讓我有點兒吃驚。
我還是那種順其自然的心態。淡淡的不知道是好是壞。但是我也感覺自己沉默幾許。

京城真冷。還下雪了。我患的感冒終究是好了。
大概了解了羊女的一些事兒。覺得有些錯愕和可笑。
她單純的讓人心疼。明明甚么也沒經歷又偏偏要逞強的她
也許在受過打擊后,會變得不那么輕易卸下防禦。不過她已經
失去了一些珍貴的東西了。固然是遺憾的。我一想到也許這份遺憾
是她這段經歷的祭品。也就釋然了。最寶貴的必然不是結侷。
她的這份經歷給她以后成就堅韌的心,是非常必要的。

隻是,我依然擔心。


[by.亂先生]


激 迫 。

2010年02月18日 22:51

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空白。
跟長輩之間言談交流中的我很蒼白。
也許我將來會成為他們為之驕傲的改造良品:
--物質豐滿精神單一順從且社會地位穩健。
那種為之驕傲是從線上激素一直刺激到大腦皮層的麻痹。
每個人都在為那種難以形容的快感而奔波賣命不僅僅因為某種物質欲。
也許我也不是不能去創造那些本該在我能力範圍內所能創造的那些他們的期許。
也許我本屬於那種有功力心並且以其為信仰馬不停蹄仿若第二天早晨七點半就是輻射后的死亡。
其實我們身邊的那些懷揣才華和小宇宙的小孩子們在十年中突然越過了二十周歲的第三秒。
他們已經擁有了讓上一輩難以理解的功利心和社會現實責任感,當然這是說好聽的。
說難聽一點就是,他們都是物質、金錢、權利慾望特別強烈以光榮和夢想充當自己高尚品格的騙子。
但是,我無力面對長輩的期許,應該是我想超越長輩的期許。你知道,一旦超過某種極限,是不被認可的。
然,我不想當一個騙子該怎麼辦?這個時代那種“朝聞道,夕死可矣”的態度早就被恥笑了。我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到底怎麼了。我非常了解長輩們那種期望的指向點。我也非常清楚如何達到那個點。那個點根本不高。
它很狹隘。我一直很奇怪,爲什麽那麼多那麼多的人連這樣一個狹隘的點,都達不到?
後來才知道:心術不正。總是以一種賄賂的心態去觸摸這個點,本身姿態就跟狗沒區別了。

誰想做狗?
但是會有人說:狗沒什麼不好。
甚至有人強調:狗是人類的朋友。
那麼潛臺詞就是:太多人覺得做狗是可取的。

於是,你就會大腦空白。
在這樣一個商品世俗化,不對,是務實豬狗化的社會價值觀里。
問題出來了。那我或者還有人內心那點兒顏色又該擺在哪兒呢?
務實是應該的,這是一個群體,它包含了競爭和死亡。
這個群體的思想線的密集程度可以殺死所有的生靈。
這種殺傷力堪比原子彈爆炸的威脅度誰都知道。
然,豬狗化了,就杯具了。

最後答案很簡單:
朝聞道,夕死可矣。我封塵起來。這是一個秘密。
我最後利用那個狹隘的點,再把秘密揭開。
噓,別笑。這不是一個冷笑話。

這比春晚的節目正常太多了。


_________________


看羊小姐。



對不住了羊女。以你做結束吧。我們三月再見。

[by.亂先生]


H O M E

2010年01月22日 01:34

不錯。就是這一刻。玉樹臨風文藝美少年最華麗燦爛的一天。

本大少爺英姿霎爽飛身撲向母親大人的懷抱,滿眼泪水,一聲:“媽,不孝子回來了。”
母親聲聲慢,淒淒慘慘戚戚,“儿啊,你總算歸來,我家英俊至渣的儿啊。"
父親大人從彼岸來了一個二重唱:“英俊至渣的儿啊...儿啊...儿啊..儿。”

我太陽,這唱的哪出啊。

________________

我回家了。

老爸老媽超越人類極限的關懷讓我此刻根本不知道“空虛”二字是何意。
所以在家我是非常容易思想散漫經不起邏輯推敲視綫焦距渙散且極其容易放空。
創造力和本少爺驚人的才華在此刻都會消失殆盡成爲天邊的一朵浮雲。
在京城難免有异常孤獨的時候而只有在那個時候才會應證偉人的一句話:
人類只有在孤獨的時候才會思考人生。

不錯,我如此豐滿有愛的家啊,你注定是我墮落的根源。(天音:你屁咧)
總會有那麽個聲音在催促我:“亂少爺,快點勃起。”
可我渙散的眼神找不到焦點:“大濕胸,快救救我。”
有愛意的地方總會讓人失去奮鬥的熱血。這點在現在:
2010年1月22日淩晨0點28分得到了充分的證實。真理
往往建立在人意識到錯誤之後才會出現。挺變態的。
而人類(不錯,就讓我自圓其說下去吧)又是屬于
特別能自我慰藉的動物。我們都會很滿意自身現在
的狀態,然後慢慢沉迷于自己並不存在的優秀。

寫到這裏,我只是爲我良久沒有感受到這麽滿滿的愛意而緊張。
是的,只是因爲太久太久沒有這麽飽滿的關愛讓我一下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已。

其實,我只是有點不知所措。

[by.亂先生]

PS:羊也在家了,她又被她父母嗔怪了:“不懂事的姑娘喲”
在這裏,想對羊小姐的彼得潘說一聲你真的受委屈了哈哈哈。
她會越來越懂事的,會變得更加善解人意,溫柔堅強。



馮 先 生

2009年12月30日 16:27

我又做夢了,還是馮先生。

馮先生是誰呢。他是個高人。
儀態僅次于神仙,談吐僅次于羅什,文筆僅次于我。
他帶着批判的距离感,來到世間行走一番。
他早慧地令人恐懼,又一次用悲憫的眼神看著一個在臺上激情縯說的男人。
那個男人,大傢都叫他黃老師。黃老師被所有人追捧,他一個噴嚏,世界就會患上流感。
然后就是馮先生淡淡地轉身,他總是會用很深刻的目光看着我,我搖頭說:“我不喜歡黃老師”
馮先生便會遞給我一團楓紅色的煙霧。然后消失。

我知道那個男人姓馮。
因為那團楓紅色上刻有一個“馮”字。

我知道那個男人文筆不如我。
因為我要給自己找一個配的上他的理由。

暗爽。

_____________________

無止盡地是我的青澀。
我是有點厭倦了擡頭。
然,我一點也不以此為恥。
我甚至有點兒倖災樂禍。
那些走在風口浪尖的悲劇—-
也許你們是有大量的曝光率和發言權,
也許妳們是有華麗的氣場和大量的美金,
但我還是瞧不起你們。
我可以笑出來麼?

我腦子里已經有一些人的麵貌了。
她他它還有牠,一張張國際標準質量認證臉。
無一例外,你們被折磨了。

同誌們辛苦了。
為人民服務!?

我才不要。

_________________

那麼我該怎麼做?
那麼我屬于甚麼?

總有人問我:
你現在幹嘛?
你畢業幹嘛?
你以后幹嘛?

如果我告訴你:
我總覺得有件甚么事兒該幹而我未幹的,
是沒有好好地見識一場無碼的AV色情電影。

你是打算給我一記無禁止的嘲笑麼?

無聊。

我自有分寸。

__________________

總有一些早慧的天才避免不了現實的測試。
父母的社會角色總是會或多或少地阻礙他的社會認可度。
如果他是一個天才,而他父親是個洗澡堂工人。
就會有人說:這樣一個天才是他那個傢庭的奇迹。

不過詩人總會補充一句:從他身上能看出他樸實、厚道的傢風。

而這個世界上,真正的詩人就像盼盼一樣,越來越少。

[by.亂先生]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