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影 像 話

2009年09月09日 03:01

知道我大三最后选择的是视频工作室麽?
知道的。我爸我媽我哥我姐我弟我嫂我老師都知道的。
關心我的人都知道的。他們從不問我原因也不干涉我。
這樣太好了。他們都清楚我的。就像我清楚我們這個時代一樣。

進大三已經一周了。其實不像假期最後幾天那樣措手不及。
不能說一切都挺順的,因為也沒有真正的開始。只能說充實。
一定是自己心態變了,從來沒有現在這樣清晰的頭腦,自然。樂啊=w=
不累,即使真的比之前操勞,也不覺得累。身邊的同學都變了,變得有責任。
今天也終於沒課了,在工作室呆了一天,剪了一些素材。
不煽情了,話題回到週一。

我知道,我給人一種錯覺那就是不明要理,小兒科。
視頻工作室導師邀請的優秀畢業生來交流。在他眼中,我和金小姐
只是那種會知道岩井俊二的非主流小孩兒。他的話一說出口,我就不太高興。
低估,總是很傷人積極性的。尤其是低估我審美的人,我都覺得那是一種侮辱。
我不是說岩井俊二是一種侮辱。我也的確是欣賞的。只是,我早早地就過了那種層面。
不要隨意給我下定義,那樣,我真的會不高興。那個畢業生以前在高中的時候教過我美術。
他自然是不記得了,他一周來我們畫班裝逼一次,大說一遍自己的“獨立精神”之後拍拍屁股就
閃人了。我那年就考上了。之後一複再複的人他是熟識了。他以為那些人是有思想有文化有潛力。
其實,早在他認為他們有思想有文化有潛力的時候,我就跟他們混的爛屁股熟了。該明了的我早
明了了。那個時候,我是早熟的。

那個畢業生自然是喜歡提大師的。張嘴閉嘴就是楊昌侯孝賢。
是,絕對不能抹殺他對故事片的熱愛和激情。讓我敲破腦皮在大學期間
拉到12萬的贊助然後花六萬解決流氓問題剩下一半拍一個未完成的電影——
我辦不到。我在意,在意他的經歷。但是,我也沒忘記,我大二去找熟人碰見他
他對我輕蔑的眼神。他以貌取人。我似乎不是個應該有審美的人。我應該就是一個
只知道吃喝玩樂的人。他又主動給我下定義了,他甚至不知道我是誰。

那天他說了很多很多道理和故事。除了他的經歷我沒有以外。
他所有提到的,想到的,說到的,我都早已明了。


來說週一,Mr Chan對我提到的關於隱喻的問題。
我其實是知道的,但是,我根本就不想在我這次做的作業中隱喻什麽啊。
關於圖像暗示,圖像隱喻,這都不是我這次作業想要的。不過這是次要的,
我的導師們都太敏銳了,他們暗藏了一些智慧真的要導致我持續問爲什麽。

難以置信的是導師們看完我這麼幼稚可笑的初剪輯后還能以宇宙大飛船般的
腦內轉動速度提出那麼多有效而精闢的建議。一針見血,真知灼見。
臨界點和素材剪輯時間的把握都是我的缺點和我想要找的感覺。
Mr Chan和Mr Cui在其幽默的外在下,其實思維真是非常敏銳而又到位的。

有關這次作業,在有要求的前提下,我也並不想丟棄我的某些原則。
隨意的,無意識的。這是要求的關鍵字。當然,我變得沒計畫了。其實應該要有的。
我只有一點零碎的鏡頭想法儲存在腦內。做夢都有。就是一個瞬間。我要簡單。
我沒辦法複雜化這次作業。鏡頭運用我不成熟,我的缺點我知道,掩蓋還是暴露?
初剪我有掩蓋的,因為我沒勇氣。大家一定看出來了。找些有感覺,來荷爾蒙的東西。
可是沒錯的,我眷戀素材。整個片子變得不乾脆。我竟然被耀影像素材和音樂帶著走了。
雖然,我不像大二那樣——這回我丟棄了很多很多很多。可還是被看出來我拖泥帶水了。

這次我沒有暗示,但是,其實我潛意識中又是有的。
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行為——我的本行,我的信仰。
是藝術。我們這個年齡層次的人,是絕對沒有資格說:
我想搞藝術,我想走藝術路的。他,他,他,他,還有他
都說他其實想搞的藝術路。這是一種精神。我佩服。
但對我來說,我不敢說我想做的是藝術或者什麽別的動詞+藝術二字。
那樣在我形象,在我動作,甚至於在我的聲音來說,給人都是三個字:不靠譜。
其實,我也是嚮往藝術的。對,只能說,我嚮往。但,不代表以後也僅僅是嚮往。
嘲笑謾駡匪夷所思都拋向我吧,爲什麽只有他就可以理所當然說自己藝術?
我給我自己一個原則——無論如何,我不能丟掉我十幾年來學的本行和興趣。
我看那麼多書,閱讀那麼多圖像影像資源,我費力地提高我的修為,即使現在
還是那麼幼稚可笑,即便是被眾人質疑,我不還是爲了我那個嚮往么?

接下來是題外話了,我愛上這段:

我們不要誤會他們代表了歐洲文化的常態,不是的,西方的常態就是做生意,
但是你反社會,好的,給你一個小小的空間,讓你展示掙扎,在這個空間,有
千萬知識份子,還有不敢隨俗的年輕人,熱愛這些痛苦的傢伙,哪天他們死了,
他們的民族會忽然明白社會傷害了一個純淨的人,於是紀念他,他們忽然變成
民族的驕傲,人們一天到晚談論這些唱反調的、有點神經病似的人——這在中國
有可能麼?


讓你展示掙扎;忽然明白社會傷害了一個純淨的人;熱愛這些痛苦的傢伙們。
哈哈哈哈哈哈,寫的太精彩了!至於最後的質疑,那還有待觀察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拍的video截圖。不實驗不要說實驗,這就是訓練。







得感謝大美人于雯雯了=w=
你的鏡頭讓大家都有生理反應了。

[by.亂先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很 不 安,

2009年06月19日 07:16



我不知道爲什麽。其實根本沒壞事發生,
可是這種莫名的憂慮一直持續了半個月。
在我腦子一片空白神經狂跳不止的時候,
我要面對一個video和一項考試的完成,我毫無頭緒,
我血誓我一定要記住這種無所事事的焦躁感,

因 為 我 恨 透 它 了 。

還有,這種莫名其妙的焦慮會讓我深陷十三歲時期的恐慌。
說是因為產生幻覺:但我直到現在都覺得那根本不是人。
我真恨透這種恐慌了。

我看漫畫:



想逃走 別逃走:



[By.羊小姐]

沒 了,

2009年05月19日 22:04

Peter Fleischmann的《Dorotheas Rache》還算不錯。
阿亂覺得給這樣的片子冠上什麽所謂的“超現實主義”是件挺扯淡的事情。
其實單純點就好了,也許當每個人都試圖去給某種東西下個定義的時候,
這個東西本身的價值就被削弱了。說到這兒,我不禁要為阿亂抱怨一小下。

他 真 的 很 無 奈。

選修課是雕塑系的三維造型。因為他第一周一天也沒去上課,老師和同學
深深地記住了他并以其第一印象為“絕對的自由散漫”之說將其打入冷宮。
作為一個老師沒有去深刻地了解一個學生的狀態對於他倒是無所謂,也就
是不大不小的事兒。關鍵是,工作室中一批大四的雕塑系學生以其學長身份
冷嘲熱諷和自我感覺良好一番的態度讓阿亂倒是有點兒苦笑。不過一切都還好。
也許是阿亂自己確實對選修課的態度過於調侃和懶散,受點兒這樣的憋屈,也是
他自找的。簡而言之便是:在一個要你閉嘴的而冠冕堂皇大道理漫天飛揚的地方。
你就閉嘴吧。

當然,阿亂在雕塑系上課最大的感叹就是:觀念的可憎!
當一個本身就是滿嘴觀念和所謂思想的人要你去務實并指責你的態度的時候。
是不具備說服力的吧?阿亂說:當我真的捧着一個問題(他是問藝術的語言形式)
去問的時候,得到的答案反而是被說教。阿亂已經不知道是自己沒有表達清楚呢
還是他們這些滿嘴思想內涵的人沒有明白問題的本質。最終就是忽視問題的本身
而轉向對他們的討論狀態自我讚揚一番:“啊,多好啊,我們現在討論學術多好啊”

然後,更多的人拋出了有關這次畢設爲什麽不怎麼樣的問題。
更多人埋怨導師的束縛和學院的教育。更多人一張嘴就是:我想做一個怎麼怎麼
不一樣的東西。而阿亂,他就被當成傻子一樣,他默默地聽着,等着一場他空前的絕望。

這就是他在雕塑系的感覺,比設計系複雜太多。
在中國最不缺少的概念、觀念,在那裡,充斥的到處都是。

誰說:“有時候,我們需要無理性,非邏輯,無動機,無意識。”

在我看來,也許是阿亂自己還是缺少了經歷和視野。
畢竟也不過是個二十的小毛頭嘛。在那群82生人看來
他就是一個只知道外在形象的小傢伙。
阿亂最終還是覺得:自己要端正起來。

西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片子真的是極具魅力。
無論是影片的質感和畫面的成色,都讓我們很喜歡。
至於內容,我個人覺得還是缺少了什麽。

很喜歡Dorotheas的最後一幕:那是猩紅色的布簾,
未成年的少女抱着猫,在猩红色男女性交的画面慢慢遮掩的背景前,
对着镜头倾诉。真漂亮。但,我虔诚地希望,现在的实验影像,
不要再做人家几十年前就做过的东西了。

没了。









(媽呀,畫面顏色真沒話說了)


(很喜歡這個鏡頭,但不是前面那片子的)

没了。

[by.羊小姐]

哈 哈 哈 白 目 導 演 呀

2009年01月06日 00:27

真不靠譜是不是?
但事實確實如此。
器材運用我果然是下手。
還好劇組裡面有好同學的幫助。

男主角兼場務兼燈光師真是辛苦你了。阿門。

我們叫車去遙遠的藝術區工作室搭了一個簡單的場景。
棚內大家很趕地拍了兩場。因為收假回來就是鋪天蓋地的考試。
再過幾個小時就是關係到我學位的英語過級考試了。媽的,我一個子兒也沒看。
雖然至今為止我狗屎運的沒有掛一門科,而且成績都還不錯。
可是,現在我心裡也沒譜兒了。今天的采集也沒弄,直接宅在屋子裡面複習。
結果才抄了倆課文就犯困了。爬上床一睡就荒廢了一段青春。真【馬賽克】

有關我拍片兒的事情:
1、我從此再也不敢輕易鄙視那個誰誰誰誰誰了。
2、即使我殘廢了我也不拍我第一項所指那樣的。
3、我壓根就不走第一項所指那樣的路,那是死路。
4、我能不能不要總偏向劇情啊他【嗶—】的
5、總是條件反射劇情控誰讓我看那麼多腦殘的書。
6、其實用畫面說話才是我要走的路。我這次完全偏離軌道。
7、跟一個把全部器材霸占然後消失在北京五環內的哥們一個系真是我們的不幸。
8、我他【嗶-】的真不該被劇情誘惑。
9、可愛的長鏡頭。可惜我運用的乏味。
0、Jesus Christ。


每天晚上完全不顧即將來臨的暴風雨而忙着完善腳本和分鏡頭。
新入手的MAC BOOK471是要刷夜剪片兒的。


左邊是身兼多職的男主角,極具紳士風度。
右邊是編劇羊小姐。羊小姐工作時是可以完全
不用化妝和打扮直接宅女樣出門的。哇哈哈哈。
快來看她的宅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左邊是男主角B。一個在人文學院極具人氣的健氣受。
右邊是場務夢令。辛苦你了,大家一直拿你開玩笑。阿門。

那麼,在這裡,謝謝每個極具才華的朋友們。

[焦頭爛額亂先生]


遺憾

2008年09月28日 02:05

童年完美,
父母關係成功,
沒有經濟煩惱,
學業順利。
因難付真心,
所,無感情挫折。
然。我亦不明不解——

我到底還在不滿甚麼。

以前看《浮雲》一次就能平靜下來。
可是今天,我看了兩次。一次也沒看完。



[亂先生]
.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